2011年7月12日星期二

打錯

上星期四深夜一時三十九分,有個沒有名字的6字頭號碼來電,鈴聲將我從沉睡中喚醒。我沒有理會,希望它一會便自行停了。鈴聲停止,但它即刻再響第二次,我惟有按下不接聽,因為睡意仍在,但竟然再響第三次,那刻我開始清醒了,心想既有來電顯示,就算沒有名字,都可能有點瓜葛罷。我「喂」了一聲,但對方不著聲,我跟口發了句牢騷︰神經病!然後收線再睡過。跟住對方傳來了一條信息,信息內容如下︰xx,xxxx。在我睇緊信息時,電話又再響起,我生氣地即刻將手機關掉。半夜三更的電話,唔係趕住救命的,就係想攞人命的滋擾。

這個來電號碼現在仍存在我手機裏,我覺得最有可能的一係打錯,一係改了電話號碼的前塵舊友,其中我又覺得似後者多啲,不過我不打算求證。只是那晚後來輾轉很久都難再入睡,因為我是一覺睡天光的人,中途如果意識清醒地醒了,便難再入睡,頂吖!第二日即我去迪士尼嗰日,又適逢生理週期,又眼瞓又攰,再加上幾乎沸騰的熱浪,我坐在三D劇場都睡著了!

於是,我想起幾年前,有一女人不斷打來我手機找一個叫淑芬的人。我聽出對方有一定年紀及全沒惡意,我多次向她解釋她打錯電話,她每次都似乎聽明白了,但轉頭又打來「淑芬呀」,我意識到對方該有少少神志不清。因受不了她隔日甚至每日一Call,不接聽就繼續Call的幾Call,我索性將她的來電號碼標名「淑芬」,見「淑芬」來電,我就不接聽。當時和朋友們講起,曾有不少「損友」橋,教我如何戲弄返對方,我一笑置之。

在我不聽「淑芬」電話一段時間後,有一日,有個青年才俊打來,「唔該,我想搵淑芬!」我即刻理解出青年才俊該是之前那女人的兒子,我一股腦兒將件事一五一十道給他,告訴他,她打來找「淑芬」前後已有一年多了。青年才俊靜靜聽完,最後說︰哦,知道了,真係對唔住,唔好意思!

從此,再沒有人打來找「淑芬」,不久我亦將「淑芬」從我的電話名單中刪除了。

18 則留言:

Ebenezer 說...

午夜凶鈴?

best actor 說...

我似胭脂扣一樣耐人尋味的小說題材。

l.minor 說...

妳可以將果個電話set做來電無聲,就不怕佢午夜空聆

Coffee 說...

eben:
咪話,有啲架!

Coffee 說...

best actor:
話時話,如果你寫小說,我一定捧場!

Coffee 說...

minor:
之前從未試過咁嘅情況,如果再有,我會直接將電話較去靜音。

嚴明 說...

這令我想起電影情節,一個錯的電話,可能涉及一條人命。嗯... 其實絕少收到錯電話, 所以問題不大. 就使用現在的手機號初期, 的確經常有人找"阿水", 大概是上任號主. 好像都持續了一兩年, 之後就再沒發生了. 用手機的人, 大都會從contact list 中撥出號碼, 所以很少打錯. 就妳那個"淑芬" case, 可能是老人家, 他們很多都不懂使用contact list.

佛爺 說...

半夜唔關手機,好易神經衰弱!嘻嘻!

Coffee 說...

嚴明︰
後來我有諗,如果冇來電顯示,根本唔會聽,冇名有來電號碼的,就以為係識嘅,可能對方換了電話號碼。

我而家的電話號碼跟了我十幾年了,初初用時真係有啲其他人打來搵,最經典一次係有個移民去外國的男人回港,又認為我把聲係佢個朋友,我解釋完佢都係半信半疑。

Coffee 說...

佛爺︰
我媽媽長居內地,雖然有人照顧佢,但我都要為媽媽長開電話,亦不較靜音。

佛爺 說...

咖啡:

每個行為背後也有原因,無論是正常或失常!我當然估量到有著一些憂慮,才會教你半夜也不關上手機的。

Coffee 說...

佛爺︰
你幾時都睇得通透!

SKII 說...

其實我不太明白,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佛爺 說...

咖啡:

其實我的分析問題,很多時以行為心理學的基本理論出發,刺激->反射。我構思故事也是用上這個簡單的理念。。

Coffee 說...

SKII︰
其實沒有甚麼事呀,是有人打錯電話SEND 錯信息。

Coffee 說...

佛爺︰
你讀了這麼多年心理學,是否從事學以致用的工作:P

佛爺 說...

咖啡:

我做的工作與心理學毫無關係,但卻遇上兩位同事也是讀心理學的。在交談中,才發現不同地方學到的見解,是有一些出入。。

Coffee 說...

佛爺︰
哦,有點可惜哩!
不同見解會產生火花,好事呀!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