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7月1日星期四

自由‧其後‧政治色彩

今天,這些天,都在看黃碧雲的《媚行者》。她的文字需要咀嚼,所以看得較慢。《媚行者》看了一半,一如黃碧雲飛來跳去的跨越時空寫作法,故事穿梭於不同的人身上。這裏,她寫死亡,寫創傷,寫痊癒。通過故事中幾個主角的經歷,去感悟人生,去思考自由是以怎樣的方式存在。

《媚行者》是一本關於自由的書,是從不自由而嘗試去理解自由的。所以不同際遇的人,對自由的理解大不同。

******

風月問此黃碧雲是否正火紅於政壇的黃碧雲?我不知!文學上揭露人性陰暗面,有喚醒世人的意義,但為政權而弄術的人,令政治充滿陰險,弄權者是政治陰暗的始作俑者!

如果是同一黃碧雲的話?我無法跳出她筆下的陰霾去看她走上政壇,只讓我覺得政治更陰暗!

我多希望她的文字只是文學上的創作方式而已。

(2/7/2010補︰這是作者黃碧雲 )


6 則留言:

best actor 說...

兩個黃碧雲﹐一個是作者﹐另一個是香港理工大學通識教育中心講師/終極普選聯盟副召集人。

對﹐每一個人對於自由有不同的看法。

公民自由由憲法保障(如生存﹐言論﹐宗教﹐集會等等)﹐而感情領域裡的自由﹐就沒有明文規定。

因關係而異﹐是適當的空間彈性或是自私的藉口﹐難以一概而論﹐也成為文學家提供了豐富無盡的題材。

佛爺 說...

咖啡:

文人走入政壇,好平常,有很多例子。例如:英國詩人拜倫,傷寒病死於希臘獨立戰爭!法國詩人雨果,他是浪漫主義的靈魂,也是活躍於政壇的。

笑談風月 說...

不用擔心,應該不是同一人。

Coffee n Tea 說...

best actor︰

得知是二位不同的黃碧雲,是日開心事!雖然其實唔關我的事!:p

是呀,自由是相對而言的。

黃碧雲寫個人感情領域方面的自由,但她並沒有給與答案,只是讓人思考。例如她寫趙眉因公傷要切去左腿裝義肢,從身體上的創傷而失去大部分原有的行動自由,再副線寫某女護士感情上受重創,心不能自由了,寫得深刻!

Coffee n Tea 說...

佛爺︰

>>文人走入政壇,好平常。

我都認同。咁講,如果陶傑話入政壇,我不奇怪亦無甚感覺。但黃碧雲,你如果日後抽空看下她寫的書,你便會明白我那「自找的」不安!:p

Coffee n Tea 說...

風月︰

:))

只怪我太投入她的文字世界!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