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7月22日星期四

王葡萄(2)

共產黨打下新中國,首先在全國進行土改,即按個人擁有土地的多少來劃分成份。王葡萄的公公孫懷清是史屯擁有土地最多的財主,還在史屯鎮開了間雜貨店,所以首當其衝被劃成地主,被當作大惡霸關起來。孫懷清的土地財產遭平均分配給史屯鎮的人,而當初買不成王葡萄的孫克賢是第一個高呼要打倒孫懷清的。孫懷清遭逢厄運的箇中慘況這裡按下不說了。

至於王葡萄,她被土改工作組認為是苦過白毛女的童養媳。白毛女十幾歲起賣與黃世仁,而王葡萄七歲就被買入孫家做童養媳,史屯鎮人宣稱從未見王葡萄空閒過,一雙手從來做不停。所以土改工作組不斷引導王葡萄站出來伸冤吐苦,將自己在孫家所受的催殘放膽控訴出來,更鼓動王葡萄上批鬥台向孫懷清吐口水,用勁踢那惡霸「黃世仁」孫懷清。王葡萄使盡了勁去想,回憶十多年來在孫家的生活,想到她頭都爆了,她都沒有令自己恨孫家。她記起已過身的婆婆曾打過她,但誰家不打孩子,她記得自己媽媽打自己更多;她的確由入孫家起就做不停手,但她覺得如果要她雙手閒下來,她更難受,況且公公孫懷清,自己每日都做十四小時以上,辛辛苦苦守著份家業,又從未餓過王葡萄,王葡萄知道自己比其他家的吃得好。所以她不單止一點兒也恨不起孫家,相反,她意識到,由七歲起被孫懷清買回家,她已當孫懷清是自己的親爹。


亦是在土改開始時,她第三個男人出現了。第三個男人是她死去男人的二哥 — 孫少勇,即孫家二少爺。


孫懷清的第二兒子孫少勇,年少時和家中三弟童養媳王葡萄一間屋下渡過些少日子,因有些天資,自小被孫懷清送離家出外讀書,到土改時孫少勇已是一名外科醫生。共產黨創下新社會,對全民進行了赤色教育,多少地主富農的子弟為表心志,與家庭劃清界線,並帶頭去批鬥自己雙親。那是個人性被扭曲的時代!被愚弄了的人為生存苟且活著。孫少勇為了表示自己的清白,以很激進的態度站出來,他回到史屯,帶領眾人去孫懷清早已被洗劫一空的雜貨店,挖掘店後地窖,希望掘出孫懷清藏匿的大洋。孫少勇的舉動令王葡萄吃驚,她尚且當孫懷清是親爹,絕沒有想到親兒子反不念親恩的,但轉刻在追問孫少勇時,她又誤會了以為交出那些光洋,便可救出孫懷清,不用被槍斃,所以她將只有她知道藏在哪裡的六百五十個光洋交出。

然後見孫少勇因掘地弄得渾身黃土,加上多日未剃過鬚,整個髒臭不堪的人。於是王葡萄不由分說將孫少勇押回孫家,將孫少勇按坐在一張木櫈上,然後幫仍在鼓裏的孫少勇洗頭剃鬚,而孫少勇就是那一瞬間起融化在王葡萄的雙手下,王葡萄自己是完全不知。

孫少勇感覺到王葡萄有一雙充滿靈性的手,他覺得她是用手來思考的,十個女人都比不上。王葡萄為孫少勇洗頭,就像以前為她男人剃頭一樣為孫少勇剃頭剃鬚,每觸摸到孫少勇一下,都令孫少勇全身感到從未有過的穌麻麻。然後,在第一次上過王葡萄後,孫少勇更發覺她全身都通人性似的,是個寶物。孫少勇決定娶王葡萄,可以享那享不盡的福。

待續...

10 則留言:

卡臣 說...

文革扭曲人性

充滿傷痕的十年
影響至今

笑談風月 說...

故事越見吸引,期待中…

佛爺 說...

其實這樣的瘋狂心態與文明程度有關。我遇上過一些中南美洲的人,對文革的批鬥行為極為讚揚!

香港一些憤青,雖然在網上痛罵大陸政權,但卻認同當年鬥地主的行為!他們認定自己供不起樓,是香港「大地主」之罪。

人之初,性本善,還是性本惡呢?

Coffee n Tea 說...

卡臣︰

中國那些年代的確很多人很多事都走曬樣!

Coffee n Tea 說...

風月:

我會加油架喇!

Coffee n Tea 說...

佛爺︰

我始終認為環境造就人。
ps︰點解中南美洲的人,對文革的批鬥行為極為讚揚!?

Ebenezer 說...

呢個又係一個悲劇啦

佛爺 說...

咖啡:

中南美洲那些人,思想很怪,覺得別人身上的錢也是他的。可能是這個原因,使他們認同文革的批鬥行為。

Coffee n Tea 說...

Ebenezer︰

故事是整個民族的悲劇!

Coffee n Tea 說...

佛爺︰

原來咁樣!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