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7月25日星期日

王葡萄(5)

再說王葡萄,孫少勇多次回史屯找她,並發現王葡萄的身孕。王葡萄不肯認是孫少勇的,把心一橫,說「寡婦不偷漢,母雞不下蛋」,不是你孫少勇的種。王葡萄是在自己窯洞生下兒子的,孫懷清看出和孫少勇出生時一個樣,令他的地窖生活多了無限生氣。但在兒子四個月大時,王葡萄靜靜將兒子送給侏儒人。


孫少勇之後,王葡萄第四個男人是史冬喜。史冬喜是已婚二孩之父,因土改時搞生產互助組,王葡萄和史冬喜、史春喜二兄弟相處多了。突然有一日,王葡萄覺得史冬喜並不那麼難看,兜風耳也順眼了很多,王葡萄主動將自己給了他,然後開始了長達四年的野合。史冬喜愛王葡萄,在他救人臨死前,他心中想的只有王葡萄。


第五個男人是史春喜,史冬喜的弟弟。在互助組,王葡萄教曉史春喜很多養豬種植的技巧,十六歲的史春喜鬼使神差般迷上王葡萄,不過王葡萄用鐡鍬打走了他,黑暗中差點要了他的命。之後史春喜去參軍,整個人脫胎換骨復員回來,在他再看到王葡萄時,他不明白自己四年前為何會迷上這個低覺悟沒有見識的女人,慶幸那晚沒有和她有瓜葛。但轉眼,史春喜又管不住自己的心了。他借機會纏上王葡萄,王葡萄這次沒有像之前般反抗,只是如果史春喜是已死了的哥哥史冬喜就好了。史春喜並不是很愛王葡萄,王葡萄亦不愛史春喜,但二人的身體互相離不開。


王葡萄的第六個男人,是一個下放到她窯院搭住搭食的作家,樸同志,開始很羞於承認自己喜歡上一個鄉下女人。樸同志有個美麗的城市妻子,那是所有人眼中的尤物,但樸同志知道,真正的尤物是王葡萄,他從王葡萄的身子得知,原來身子給身子的,也都是能懂得。在其妻帶同兒女來史屯一起生活時,他發現自己依然是愛王葡萄的,他體會到和王葡萄一起是代表為自己而活,和妻子一起是為別人而活,是活給別人看的。他繼續和王葡萄暗合,其妻知,但沉默著。人啊!當有能力擺顯時,又會不自覺地選擇為別人而活,因為要活給別人看!一流作家樸同志平反時,帶同妻子兒女,登上黑色轎車離開了。


樸同志離開,王葡萄傷心了好一陣子,雖然她知道有一天她會不再想樸同志,但眼下的日子很難過。樸同志走後的一晚,已年老的孫懷清病重突然看不見了,王葡萄無計可施下即刻出省城找孫少勇。此刻的孫少勇已不是二十年前殺爹當進步的孫少勇,他為爹治療,王葡萄終於給了兒子的相片給孫少勇。而這張照片亦導致了早已沒有夫妻感情的孫少勇妻子提出了離婚。


孫少勇問王葡萄︰你還不要我?王葡萄說︰等一等!她心中想等到樸同志不在她心時。


作者在國外行走生活多年,其思想的深度和闊度都已遠超越同胞國民的性意識。寡婦門前事非多,用王葡萄一發恨時說的︰寡婦不偷漢,母雞不下蛋!但書中作者是有偏袒王葡萄的,例如史冬喜,樸同志均是有婦之夫,但王葡萄不當一回事,照和他們快樂地去野合交歡,因為她的身子歡喜。這種不守婦道,在當時是極傷風敗俗的事,但作者一個貶詞都沒有用過在王葡萄身上,且王葡萄總能贏得她男人的心。



  

6 則留言:

笑談風月 說...

很厲害的女人,忠於自己的心,懂得讓自己快樂,至少她沒有傷害過人。有婦之夫,要交待的是其夫,與她何干!

Coffee 說...

風月︰

王葡萄的確是一個為自己而活的女人!活得很痛快!
仲有,我覺得在孫懷清一事上她贏盡世間的尊敬,其他相比下已不重要了。

卡臣 說...

人在世生活
都是為了討好自己,不是他人
橫眉冷看

Coffee 說...

卡臣︰

人原意誰都是想討好自己,橫眉冷看,但難呀!

佛爺 說...

王葡萄出身童養媳,又經歷家破人亡!她守著封建禮教來給誰人看呢?

她唯一在感情生活中,尋到生命的快樂!

我覺得作者沒有貶低她是對的。亂世中,她已無人無物,唯一需要的是慰藉而已!

Coffee 說...

佛爺︰

你說得很對!經你這一講,我理解到不剩係作者的體恤,是一種世情。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