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7月24日星期六

王葡萄(4)

王葡萄就這樣開始窩藏死囚孫懷清,這在當時的赤色年代,是很可怕的事。王葡萄從沒有跟著政治大勢走,懶理眾人去癲。她勤力慣了,討厭開會不事生產。她說自己就是覺悟低,落後份子!她認為孫懷清從未殺過人放過火,頂多是追過別人還債,但借債還錢是天經地義的事!她沒有讀過書,但對生活充滿智慧,是全賴孫懷清多年教導,爹到底是哪門子的惡霸?她每天省下好的食糧給地窖的孫懷清,為孫懷清倒便桶,趁夜間將地窖擴大修補,她謝絕別人來串門子,幸好別人已習慣她愛答理不答理的脾性,她小心謹慎,養條看窯院的狗,避過一次又一次的風頭。

孫懷清在王葡萄地窖藏了一年後,因不想耽擱了王葡萄,偷偷走了。王葡萄覺得天又塌下來,她再次成為沒有爹的孩子!孫懷清走了四年後,外出打工的人回來告訴王葡萄,在某礦場見到一個人,像極了死去的孫懷清。王葡萄心知那一定是爹,於是向史屯工作組編了個藉口,立即前往礦場。出走的孫懷清四處藏匿,靠做些散工維生,一有風吹草動立刻要走人,王葡萄知孫懷清東藏西藏總不是辦法,到處都在抓漏網反動分子,一被發現,又要被槍斃一次。於是硬生生說服了孫懷清回窯洞地窖,從此二人互相扶持,偷生在那浩劫連連的時代,但王葡萄活出了人性的光輝!

到最後傳出王葡萄私藏惡霸地主死囚時,已是二十年後的事了。而那時,史屯的人經歷過無數大大小小的政治運動鬥爭,政治覺悟却愈見「低落」了,大家都心照不宣,不願舉報王葡萄。因為再無法分清誰是誰非,昨天在台上打倒別人的,過一段日子會變成被打倒的人,曾經很反動很反黨的,一平反原來是最愛黨的,一些帶頭高呼打倒反革命的,原來自己才是大反革命分子。多少政治風眼裏的人,都先後經歷慘無人道的摧殘,在那政治舞台上,正所謂,你方唱罷我登場!


大煉鋼鐡後的饑荒年,食野草食樹皮食白泥,餓死食死很多人。於是史屯鎮的人想起孫懷清的好處來,以前要應急可往孫懷清家借,無錢過年的可去孫懷清百貨店賒些點心,待開春才還,遇到難事,亦可去向見過世面的孫懷清請教,史屯人開始內疚當初糊裡糊塗就異常積極地將孫懷清打成惡貫滿盈的大惡霸。曾經有位市級首長到史屯來找孫懷清,話要還三百大洋及二百多公斤糧食,當年抗日時如沒有孫懷清借出那些糧餉,他的部隊打不下幾場硬仗,大家驚訝原來遭槍斃的孫懷清抗日有功!不過,最後連這位首長自己都不能幸免於難,被打倒了,待平反時已奄奄一息!

待續...
PS︰王葡萄再與男人的瓜葛,在明天的完結篇貼出。

 

6 則留言:

卡臣 說...

大煉鋼引起飢餓
想起北韓...

笑談風月 說...

可能因為曾經看過描寫這年代的書,現在感覺經已淡很多,瘋癫的年代,人不狂亂才怪。有冇感覺現在的香港有點似當年,大家想吃大煱飯,想得癡了。

佛爺 說...

其實那是把人的劣根性與陰暗面發展到盡!

Coffee n Tea 說...

卡臣︰

係呀!同一種荒謬!

Coffee n Tea 說...

風月︰

的確有呢種感覺,把別人的財產共掉!

Coffee n Tea 說...

佛爺︰

人在生命難以得到保障時,人性原形畢露又似乎是正常的。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