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10月22日星期四

無題(補誌︰我看留白)

    野趣   留白

(摘錄自龍應台的《目送》之「寂寞」)

     有一種寂寞,身邊添一個可談的人,一、二株秀雅的花(這句是我改寫的),或許就可以消減。有一種寂寞,茫茫天地之間「余舟一芥」的無邊無際無著落,人只能各自孤獨面對,素顏修行。



              

4 則留言:

笑談風月 說...

花兒引得鳥兒未,精靈眼仔不知看到甚麽境界?

Coffee n Tea 說...

風月︰花兒可觀可賞,足以令鳥兒翹首,天地之大,悠悠此心,鳥兒找回自己的腳喇。

笑談風月 說...

画題「留白」,與寂寞很配,寂寞也許是生活的留白,一個個人空間自思自省。
鳥兒因觀花而尋回自己的腳,花兒變成鳥兒的留白,窮蒼裡的留白。

Coffee n Tea 說...

風月︰很喜歡你的詮釋!

畫面的意境有時真的比文字廣闊很多,那種無聲勝有聲的感受正是我何以愛畫畫,一百個人可能有一百種感受,是我們和生活之間的留白。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