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10月19日星期一

現代文明的悲哀

今日舊同事K告知,話W被要求即刻離院,原因是他向另一小童使用暴力。W趁睡前熄了燈後,一腳踢人,令其頭撞埋墻,被踢得當場流鼻血!W離院後可去邊?他入住院舍多年,就是因為無家可歸,當然他不會流浪街頭,肯定!

住院舍的兒童青少年,有不少是很爭氣的,用知識改變自己的命運的有,學一門手藝傍身的有,做咗警察消防員的都有。當然,這說的是優秀那些,相對來說是少數,另一種少數就是對生活沒有期盼,看不到自己有將來,並且思想極負面的院童,W就是屬後者。如果要分析W為何有暴力行為,那是生命在他身上壓抑太多,他的出世本身就是一個悲劇,暴力就像用來超渡他的亡靈,而他要在更弱小、或更不幸者的身上找回他仍生存的證據。

這樣說是否為W的行為加上同情分?當然不是,在現實中錯了就是錯了。有人可能問既然知問題存在,為何不解決?解決!當年W入院不久就暴露出一些嚴重問題,由香港最權威的心理學家之一對W進行治療,長達二年,治療不到,後來轉介W到其他心理學家,更加不了了之。而院舍方面所做的亦很多,帶W參加童軍、讓他學打鼓、參加砌高達比賽(W智商125),參加教會團契活動,但都無法敵得過他內心的負能量,很無奈!

W的人生仍很漫長,不過在他的內心,可能漫長或短暫都沒有任何意義。這是現代文明的悲哀!

2 則留言:

笑談風月 說...

這是他的業,除了他自己想得通,否則無法幫到他。

Coffee n Tea 說...

風月︰睇到啲細路細細個已對人生心灰意冷,好無奈!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