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10月12日星期一

我的父親

將近重陽,又憶父親

父親03年離世。

在離世前父親被病魔折磨了大半年,看著父親由覺得頭痛入院檢查時的起碼仍清清醒醒,然後慢慢至行動不便,最後到認不出家人,講唔到嘢,整個人浮腫得不似人形。我想,世上沒有甚麼比看著自己至愛的親人受苦更難受的事了。我祈求上天!並且曾有一刻,我極不孝地諗到安樂死可能是人道的!

父親躺在病榻的大半年日子裡,我將所有假期及放工後的時間都用來陪父親,不斷和父親再說金庸的武俠小說故事,開始時,父親仍能記得些大概,但就將金庸筆下的主角調亂晒,說著說著,父親會因自己描述的故事而酣笑,我却無法控制住自己的鼻子一酸,眼淚滾珠式的滾下。

大概我小學高年班起,父親好像就再沒有拖過我的手,雖然父親常說我有一雙柔軟好看的手。在醫院的床沿,我不知不覺就會抓住父親的手,不知是否想重溫兒時的溫馨,還是想捉緊父親,原來那久違了的雙手已佈滿筋節,在我的一雙手比對下,更見蒼老。我會一邊和父親說金庸,一邊為父親按摩手腳、捶下肩背,我從不覺得累。父親偶爾清醒時會和旁邊的其他人講,呢個我既女呀,阿翎呀,那情景多像從前!

沒發病前,父親是個生活極清簡的人。父親住院時,我總會買些唔同花樣的食物去給父親,在病未很重時,父親會食著其中一些食物問我,呢個係咩?我未食過既!我又哭了。到後期,冬蟲草、靈芝一概不認得,連他最愛食的白糖糕、蛋撻,都是食而不知其味,到再後期是吞不下食物了。記得有日我問父親想食甚麼,然後我聽到父親用不太流暢,甚至有些語無倫次的聲音,但說出了讓我淚如泉湧的一段話,父親說商場茶葉舖有隻紅茶好靚好靚(父親胃寒,只能飲紅茶),他去睇了幾次,但太貴太貴,好貴呀,要好幾百蚊架‧‧‧我強忍淚水,望著自己的錶、手袋、牛仔褲,唔敢望一眼面前這位寵愛了自己一生的父親,終於我忍唔住衝入洗手間,低聲痛哭,責罵自己這些年待父母如此粗心,父母給兒女的關懷和愛是天地可鑑,而我們做兒女的聲稱孝順愛錫父母時,是否只是一句空話?那一刻我在心裡發誓以後都要買這紅茶葉給父親沖茶飲。但,最終這成為我此生的遺憾!

父親離世至今,仍常憶起父親的音容笑貌,想多了仍會流淚。雪是我幼稚園、小學、中學時的好友,她曾電郵電話都聯絡唔到我,過了二年多,我才聽雪由美國打來的電話,我告訴她我父親過了身,她「噢」了一聲後,甚麼都沒有說,只是靜靜抓住電話,讓我再痛哭一場。

2 則留言:

笑談風月 說...

請緊記!亡者只是換個住處,住在愛他和他愛的人的心裡。思念他,讓他走好!

Coffee n Tea 說...

風月︰謝謝你!我緊記教誨!

父親走前受苦太深,於是未釋懷多年,如今借博客一說,自是放下不少,我懂!

謝謝你!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