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12月28日星期五

熱橙子(補記)

再說家母。

家母是脾氣不大好的人,這一點,幸好我和家兄都沒遺傳到。小時候我從不敢頂撞媽媽,不管對錯,都一定要聽媽媽的。直到長大,膽子也大了,開始駁嘴,家母當然接受不了。我雖然性情溫和,但骨子裏倔強,覺得家母明明有些事的處理是不對的,為什麼全部人都要順著她?我不依,我認為甚麼事都該講道理,而不是以家母的喜好來決定一家人的開心指數。

我很堅持,一直堅持這種態度。直到前些天一個晚上臨睡前,有感於家母近來由腳痛到做了白內障手術,開始出現了老的徵狀,看見家母溫柔了,從前我曾渴盼萬分的溫柔終於出現在了家母身上!可是,為此我却哭了,想著想著我將自己關在房間裏哭崩了!

如果能明白為何我哭了,希望你和我一樣還有機會。

家母有幾聲咳,將橙子切去少少頂皮,加幾粒鹽巴在切去皮的位置,放入微波爐叮一分三十秒,或者隔水蒸熱。趁熱食下,每天食一至二個,對初起的咳很有療效,第一天食了便幾乎止了咳。今天是第三天,家裏沒有橙子了,放工又去買了幾個,回家叮熱給家母食,雖然她已止了咳。趁家母吃熱橙子時,我小心說道,以後別回大陸住了,可惜家母暫時還不依。

寫到這裏,聽見由家母房間傳出她「蟋蟋嗦嗦」擺弄物件的聲音,而這聲音第一次讓我感到一股愉悅暖流打心間流過。


補記

家母是外公五十有多時生下的第一名孩子,所謂老來得子,是以如掌上明珠般養育。後來家母嫁與先父,先父一文雅人,加上年長家母十多歲,凡事也能謙讓,以家母意思行先。然後有了家兄和我,家兄該是比我聰明罷,一直也能哄哄家母,也就嘻哈過去了。唯有我像牛一樣執拗,看不慣家母在家中「橫行霸道」,亂生氣,青少年時起便開始暗暗和家母較上了勁。家父生前私下規勸過我不少,但我說我就是容不下,明明是錯的也要當成是對的 ( 家家有本難念的經 )。

家經難念。

外公將家母養成橫蠻千金小姐,家父也「一脈相承」,是我執意要變,要將家母變成我心目中的媽媽。

這就是我為何在母親變溫柔時却哭了,因為才發覺其實是我最不夠愛她。



10 則留言:

DeepC 說...

最後看新聞, 不少長者回流香港長居, 原因是香港生活質素較好.

卡臣 說...

祝伯母身體越來越健康

laulong 說...

貝母燉雪梨治咳最好,只是這季節沒梨子。

佛爺 說...

橫蠻的人,年紀大了,變得溫馴,實在少有。我見過的,就只會越來越野蠻。

Coffee 說...

DeepC︰

最怕她感覺孤獨。

Coffee 說...

卡臣︰

謝謝你!你家中各人都健康!

Coffee 說...

校長︰

謝謝你!你講的我以前都有試過:)

Coffee 說...

佛爺︰

的確如是,只因我多年來都讓媽媽知我不喜歡她這樣,如今她有所改變,是因她愛我!

DeepC 說...

愛不一定全表現出來, 但愛可感受到, 妳愛她她愛妳, 這是幸福. :)

Coffee 說...

DeepC︰

我而家偶爾都仍想起先父,令我更珍惜與媽媽相處。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