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3月3日星期六

說是非

如果一個小圈子內,沒有一、二個大嘴巴,小圈子每次聚會的話題都像過濾了的新聞重播,個個都慎言又慎言,也真是挺乏味的,沒有了道聽途說的花邊新聞,就像不是黑就是白一樣沉悶。所以,敢說是非的大嘴巴,在社交場合是頗受歡迎的,除了講人是非具有極豐富的娛樂性外,是非本身在聰明人的眼裏帶有一定的知性,權術弄者更視之為寶貝。但同時說人是非者也招人討厭,皆因不知甚麼時候是非便會說到自己的身上。當然,說事非者要有一定的能耐,而聽事非者的過濾功力亦要不相伯仲,絕不能人講你就信,也不是簡單地逢事非就打個折扣就算了,這複雜的人情世故,不是套用十進制便能計算出結果的。我個人對事非的容忍度,關鍵不在於是非本身,而在於來說是非者,那是個甚麼樣的人;其次是在甚麼場合講的;第三才是是非本身。

說是非有時被視作一種友誼的交換,來者說給你天大的秘密,表示對你信任,看重,個個都不說,偏偏告知你,你該好好珍惜者來者的心意,對方視你為朋友、盟友。如果對方合你意的,你可能亦慢慢將心事告知,也試著說人長短,二人建立起友好關係,以為互有把柄在手,誰也賣不了誰。做人還是多個心留點神好,其實說是說非的東西,便是為日後被賣或賣人埋下了計時炸彈。

所以一般情況下我不說人是非,對,是一般情況下。那我在甚麼情況下會說人是非呢?與上面所提到的一樣,不在於是非本身,而在於說給誰聽。聽我說事非者一定是我非常信任的人,而這些人有個共通點,即平日不愛說三道四的智慧型,向他/她們說人是非,與其說是講是講非,不如說是想與之分享一些感受,或者是放下一些沉重的東西,當然這需要雙方已是互相信任的朋友,否則可能對聆聽者構成一種煩擾。想一吐為快,同時又希望謠言止於智者。假如沒有這些成熟聆聽者,我會守口如瓶,寧願讓秘密、秘聞腐爛歸土,是又如何非又如何呢!

是非的知性不在於是非本身,而在於一語道破,讓人看出端倪。對甚麼人你願意參與其中,多少講埋一份;對甚麼人你要保持缄默,以示中立;對甚麼人你該速速離去,明哲保身。例如某天我穿了件不知是甚麼黃色的衣服, A、B 同事說很好看,襯我夠白的膚色,我聽後說自己膚色並不很白,她們於是反問我那誰的膚色白,我想了想,便說 X 姐的膚色白,誰知得來一堆很不屑又負面的回應。同是這 X 姐,那天一男舊同事提起,說她的樣子比起以前有了很大的改變,於是有人附和甚麼衣著如何這般的,怎麼說話為何那般了,結尾時不知誰再補多句, X 姐成日去日本架。像這些有意冇意所說的是是非非,姑勿論真真假假,肯定很有娛樂性,在小圈子內大受歡迎。而其中的端倪明顯可覷, X 姐被女人妒嫉,被男人留意。

平常的生活就是由這些千絲萬縷似是又非的關係編織演繹而來,這邊廂說討厭,那邊廂在助陣,真是你方唱罷她登場,少不免想齣齣精采。但如果問我是否樂意與愛講是非的人相交成好友,一定不樂意,常言道來說是非者便是是非人。初交一朋友時不清楚其為人,相交下慢慢發現其長舌,好搬弄,那我情願了斷這份友情,以捍衛自己的精神生活質素。

12 則留言:

路漫漫其修遠兮 說...

高! 向妳學習.

Coffee 說...

阿路︰

我分享了自己的小看法,應該每個人都有自己一套嘅,你都一樣有。

熱血艾德 說...

說是非者便是是非人
這是至理名言

佛爺 說...

好高深的哲理,要西方大儒蘇格拉底至明白!嘻嘻!

Coffee 說...

艾德︰

是非有是非的功效。

Coffee 說...

佛爺︰

好高深咩?好淺白喎!

自聊思 說...

並非來說是非,只是跟你打聲招呼!!:p

Coffee 說...

自聊思︰

Hello ! Long time no see !

卡臣 說...

又袋錢入我袋

Coffee 說...

卡臣︰

下!篇幅關係,其實我仲未講完架:p

syl 說...

說得太好了

Coffee 說...

syl︰

謝謝讚賞!一篇咁耐以前的貼文你還睇,謝謝你!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