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11月18日星期五

怒吼

去年暑假某日,陪我的一位遠房長輩親戚去房屋署辦理公屋分戶的事。我們去到房署位於樂富的辦事處,坐在大廳等候。

突然,從我後方傳來連聲怒罵,罵聲在突然安靜下來的大廳顯得很空洞。只見一頗壯碩的女性身軀已達怒不可遏的高峰,正扯著略帶沙啞的高音在咆哮。因女人處於完全失控的狀態中,怒吼出來的說話很雜亂,詞不達意,廣東話還被濃厚的鄉音侵蝕。歇斯底里的女人反反覆覆重複所說,縱然咆哮我也能聽出個所以然了。

「瞓木板 . . . 瞓地板 . . . 腰骨痛到就嚟斷 . . . 每日搭車 . . . 車錢 . . . 食飯 . . . 一家(?)口 . . . 我長期打三份工 . . . . . .」

大概是這樣罷,女人聲嘶力竭指控著甚麼。如果是關於申請上樓,那麼一是未夠資格申請上樓,二是還未輪候到她,三是分配了不合心意的樓。我始終無法從我能聽明的凌亂片語得出結論。女人罵了十多分鐘後,有一女職員接見她,但不到片刻,女人又再發飆,透過玻璃窗,瞥見女職員臉露厭惡的神情轉身而去。不久,有位主任級男職員來到大廳,叫了一聲那女人的名字,然後和女人說著甚麼,我聽不到,但從那主任的態度推測,似乎不是頭一遭和這女人接觸。看來主任的說法起不了作用,女人再次失控,主任無奈地拉下臉離開。女人繼續怒吼。這次,女人除了重複以上的凌亂片語,在「我打三份工」後面加多了一句︰我仲要去做雞呀!我仲要去做雞呀!

說真的,當時坐在大廳裡的人,幾乎都是來申請公屋的,哪個不是面對生活逼人的壓力,例如我這位遠房長輩親戚,背後的故事正是家家有本難唸的經,自己尚且未能安撫自己,誰又能給女人更多些的同情。假如女人的發飆得逞,是否意味著其他輪候者在公平原則下的利益得不到保障呢。當然這只是我的推想,女人到底遇上甚麼足以令她在此沒皮沒臉地嚎哭狂叫,我不知道。

女人不斷怒罵,有很強的中氣,手舞足蹈,身軀愈見扭曲。開始我倒是頗同情那女人的,但當她的怒吼聲淪為無休止的單調謾罵,除了令大廳的人在等候中不至於太枯燥,怕難再讓人有共鳴,更莫說讓人憐憫了。好一個現代兼強悍版本的祥林嫂,最慈悲的人也流不出半滴淚了。大廳沒有慣常的嗡嗡話語聲回音,單是安靜地不斷空洞回響著「我仲要做雞呀!我仲要做雞呀!」

不一會,大廳的女保安員可能聽不過耳了,出言相勸︰唉呀!你做雞就唔好講出來喇啦!

我覺得女保安員這句說話很有戲劇性,令事情在那一刻出現了笑位,起碼是令我失笑了。

 

20 則留言:

路漫漫其修遠兮 說...

最怕碰到這種場面, 竭斯底里地怒吼的人, 就是自己真的受到不公平對待, 我也同情不起來的.

Ebenezer 說...

草根常有一個特點,就是多數都不懂得表達自己,因而由此內裡注滿了好多的負面情緒。

Impression without expression come to depression.

看這位女士,可能需要公屋外,也需要社工的幫助。

Coffee 說...

阿路︰
不擅於表達,走入死胡同。

Coffee 說...

Eben︰
Impression without expression come to depression.

Right!!

佢哋可能還需要「長毛」:p

Armadillo 說...

個女人可能係冇乜自制能力,又有可能係以為惡啲會有著數。不過玩煽情都要適可而止,否則只會惹人反感!

嚴明 說...

香港是十大廉潔城市之一,我相信,公屋的分配,是公平的。正所謂,家家有本難唸的經,要遇到這城市最慘的人,不容易。而那些真正很慘的人,大都不會有力氣在公衆地方聲嘶力竭。我的道理是:只管叫囂的人,不會是受害者。

攞你命三千 說...

真係難為住佢隔離d鄰居

Coffee 說...

Arm︰
我當日所見,嗰個女人似乎真係背負沉重,然後「潑」出去了。

Coffee 說...

嚴明︰
我都認為香港公屋在分配原則上是公平的,至於之後有人成了富戶仍然租住公屋,是另一問題。

>>只管叫囂的人,不會是受害者。

思考中~~~

Coffee 說...

三千︰
不知她真實生活會係點。

攞你命三千 說...

佢將來d生活係點易估d~

佢冇亂講的話就似係冇固定居所,或者俾人踢左出黎又有得上過樓個d

l.minor 說...

規則就巳經定咗係咁,就算搬出祖宗18,20代出黎,結果亦都會一樣

當然都會同情佢訓硬床板,不過我相信房署職員都可能每日都會遇到呢d個案,呢個情況嘈係解決唔到問題...



p.s.我本人與家屬都唔係房署職員:p

Coffee 說...

三千︰
總之似係未排到又想即刻上樓,又或者係編配到偏遠區,影響佢返工掛。

Coffee 說...

minor︰
我都認為係有晒規則,佢大吵大鬧可能想提前又或者地區不理想罷,因為佢不斷重複「搭車、搭車...」等字眼。如果嘈得到,當時坐係大廳啲人見狀,個個都嘈啦!

熱血艾德 說...

你很鎮定呀~~~~~

Coffee 說...

艾德︰
一開始的確嚇了一跳,不過唔近我。

佛爺 說...

我覺得這類人係黐線既!不過未完全發作!

Coffee 說...

一個人覺得走投無路時,自然會將所有體面撕去,精神困境下的體無完膚。。

五珍 (Jan Ng) 說...

精神壓力太大了,若找不到適當渠道宣泄,會越來越嚴重。

Coffee 說...

係呀,最怕找不到出路,精神透支了。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