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8月21日星期日

說是上世欠下的會好過啲

瑜約了我們幾個今日去飲茶,大家七嘴八舌,扯東扯西。其中,有件幾爆炸的話題,是瑜丈夫哥哥的女兒結婚一事。

瑜丈夫原籍深圳本地人,後移居香港。這裡講的是其深圳哥哥的女兒,大學畢業未幾,便和另一位深圳本地人戀愛,二年不到已到談婚論嫁的地步。女方家為女兒準備了一套房子,一架幾十萬的代步車為嫁妝,還為女兒訂下了一百圍酒席,喜氣洋洋!前些時候二人到有關部門登記辦理了結婚註冊事宜,只待吉日百席筵開,大紅花轎迎入男家便禮成。

偏在這時,驚爆男方賭輸了一千幾萬!這驚嚇非同小可,女方家人即請人明查暗訪,原來男方已是第三次豪賭慘輸,房子、廠、舖、股票、寶馬...全搭上了,還欠下五百多萬債!到了如斯田地,家族一面倒要女孩和男方辦離婚手續,因為那是個火坑,但女孩耳仔軟相信男人會戒賭,執意要擺酒坐花轎入門,還說是自己的事,女孩的媽媽心軟同意了。瑜丈夫罵姪女太自私,一人結婚,要哥哥全家陪著往火坑裏跳,並同其哥哥說,假使姪女堅持要嫁,一定要搵律師,登報脫離父女關係,假使阿嫂仍站在阿女嗰邊,要不惜同阿嫂離婚,將身家分四份(一家四口,還有一小兒),日後要輸,都只是輸佢哋二母女嗰二份。(明知是無底深潭,真的是仁至義盡!)

茶聚後瑜請我們去她家飲湯,是木棉樹根煲豬肚雞,說是很養胃的。瑜是廚藝高手,我們飲湯時她還捧出自家製的泰式白雲鳳爪,正到爆燈!瑜不嗜辣,如果不是的話,加上辣椒絲,節食中的我更食到停不了口。







14 則留言:

best actor 說...

有錢人的不幸。

那個男孩有多出色﹐已是無所遁形﹐無謂置評。那個女孩子除了耳仔軟﹐也許缺乏自信也有點自欺欺人罷。如果男方真的對她好﹐並無雜質﹐試一試把自己的嫁妝轉回父母的名下看看。

一講錢就很沒有意義。當然我這類無產階級的路人留言站著說話不腰疼﹐也沒有有錢人的煩惱就是。 :o)

Coffee 說...

best actor︰
男仔亦是深圳本土人,靠家族地有第一桶金開拓了自己的事業,但暗地裏却一邊做莊一邊豪賭,女孩及旁人只知他表面的事業,不知他的賭業。之前輸掉的他仍撐得住,到今次再輸一千幾萬,撐不住了,所以爆煲。
女孩家人愛錫女兒,商討即使不介意或有能力替他還那五百多萬,但問題賭徒的賭性難改,是無底深潭啊!女孩家人還說假如是生意失敗,就算賣地賣房都有考慮幫他的的餘地,但賭是幫不了的。

是啊!有錢人的快樂不是特別多!

>>我這類無產階級的站著說話不腰疼﹐也沒有有錢人的煩惱就是。 X 2

嚴明 說...

這故事,聼得有點兒驚心,因爲最近聼多了。内地人,他們的家庭觀念跟我們很不一樣。他們為了傳宗接代,可以代代維護;買房給孩子,甚至供養孫兒。Well, 只要能負擔,就不管是否可持續發展。但想深一層,這不就是生物繁衍的特性嗎? 只要孩子能出生, 事情就好辦了, 多生幾個, 總會有個是優質的.

好像扯遠了. 要說的是, 内地人還是很鼓勵生育, 孩子從小就以此為目標, 代代相傳. 看妳的朋友能夠為女兒凖備如此嫁妝, 大概都是縱壞孩子一族, 有果必有因, 怪不了人. 我就想, 現在的孩子, 要麽不結婚, 要麽很早結, 完全無視婚姻的可持續性. 家長大可把心一橫, 斬斷經濟援助, 那便可以止血了. 不過, 自己的女兒, 有朝她潦倒了, 難道真的可以不理?

佛爺 說...

女方願意嫁男的,慢慢就會認同賭博,她才可在心理上維繫這段關係!否則她就會離去!

武明智 說...

遇到賭鬼男,誠屬不幸。
能夠在婚前認清楚賭鬼真面目,是不幸中之大幸。
執意嫁賭鬼,是不幸中的不幸!!
是不是這一代人都是這麼幼稚天真﹖真的以為「信」,就可以不顧現實,改變一切﹖

Coffee 說...

嚴明︰
是否縱容了女孩我也不清楚,不過深圳很多當地人靠有地生活無憂,又特別很講究兒女婚嫁的排場。
例如嗰位母親,本不認同女兒入那家的門,但單自己女家已訂下百圍,派晒貼,覺得面子上難堪。

Coffee 說...

佛爺︰
友人一大家人每日為此事傷透腦筋,如何才可說服女孩!

Coffee 說...

明智︰
對呀!我昨天都是咁講,天意,該是嫁不成,他們當地風俗,未擺酒未入門,等如未嫁,仍有回頭生機。
常言道,小賭怡情,但賭到身家性命的,就完全另一回事啦!

熱血宅男 說...

爛賭無底深潭

Coffee 說...

熱血宅男︰
絕對係!賭到無節制,邊有資格成婚吖!

ps︰我多次在你博留言都留唔到,你block咗留言?

卡臣 說...

我就無冒險精神
所以唔賭

Coffee 說...

Carson:
小賭可怡情,玩細細不妨!

Armadillo 說...

單要爆咗煲女方先至知道,即係話男方一直有所隱瞞!呢個男人嫁唔過!

Coffee 說...

Arm︰
梗係唔嫁得啦!我朋友屋企人話嗰男人在當地事業上有少少名氣,所以嗰女大學一畢業後同佢拍拖,家人冇反對,一年多後便準備結婚。

不過我朋友丈夫幾心水清,在最近一連二次家族聚會上見嗰男人冇駕自己架寶馬出現,而是坐姪女部舊車一起來,他就同他哥哥暗示過,但大家不以為意。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