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6月15日星期二

紅續

摘錄自張愛玲的《紅樓夢魘》

「‧‧‧因為後四十回烏煙瘴氣,讀者看下去不過是想看諸人結局,對這些旁枝情節,既不感興趣,又毫無印象,甚至於故事未完或顛倒,驢頭不對馬嘴,都沒人注意。」

這的確是我看《紅樓夢》後四十回的心情寫實,很多情節都敷衍了事,榮寧俯被抄,家運盛極而衰又再復甦,人物的不連貫,各種描寫上的落差,加上語言的乏味,自不然我也一樣敷衍了事重溫那結局罷了!

高鶚,是《紅樓夢》後四十回其中一個可能的續作者。

以下二首詞、詩均系高鶚作品。張愛玲舉出高鶚這二首作品,自有她的原因,這裡我不多說了。

「春色闌珊,東風飄泊,忍見名花無主。釵頭鳳拆,鏡裡鸞孤,誰畫小奩眉嫵?曾說前生後生,梵唄清禪,只共誰揮塵。恰盈盈剛有,半窗燈火,照人淒楚。那便向粥鼓鐘魚,妙蓮台畔,領取蒲團花雨?蘭芽太小,萱草都衰,擔盡一身甘苦。漫恨天心不平,從古紅顏,總歸黃土。更縱憑伊打破虛空,也只問天無語。」__「硯香詞」的末一首「惜餘春慢」

「老去風情減昔年,萬花叢裡日高眠。昨宵偶抱嫦娥月,悟得光明自在禪。」

2 則留言:

笑談風月 說...

寫長篇小說的最大通病,就是容易難尾,求求其其埋單算數,曹雪芹同樣逃不過如此收場。

Coffee n Tea 說...

風月︰

難說呢!因為只找到曹雪芹手抄本前八十回,後四十回經很多人手改動過,很遺憾!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